2007年12月13日 星期四

https://pomeloblog.blogspot.com/2007/12/blog-post_13.html

校園裡的銅像

隈重信(おおくま しげのぶ)銅像是早稲田大学的名物,為紀念創校50周年,1932年塑立在校區內,這張照片是我1990年拍的,原本就故意稍微逆光,加上照片已老舊,掃描後變成這副德性;大家可以古狗一下圖片,可以看到更多角度、更加清晰、已有75年歷史的銅像。

大隈重信(1838-1922)其實是個武士兼政治家,為日本第8代、第17代兩任內閣總理大臣,但因為他是早稲田大学的創立者,因此這個銅像以大学総長的模樣供後輩學生紀念。
對於日本政治、現代化及教育有卓越貢獻的老公公,幫他立個銅像是應該的,因此,早稲田大学及早稲田実業学校、国会議事堂、家鄉的佐賀市大隈記念館等幾個地方,都可看到他的臭臉(沒有不尊敬的意思,只是那張臉超嚴肅的,看下圖照片可知),但其他地方還有嗎?應該沒有。為什麼沒有?怎麼會有?
日本當然還有幾個比大隈老公公更有貢獻、更有知名度的歷史人物,但是你要找到全國性像連鎖店一樣的銅像群還真的沒有,因為日本從來就不是個"個人獨裁"的國家,即使曾經是"軍事獨裁"的國家。
"個人獨裁"的國家不用贅述,在國民黨的教育下,我們都了解什麼"暴政必亡"之類的,因為獨裁者控制人民思想言論、以軍事統治國家,人民沒有自由,會產生不同聲音或反抗,面對這種"異己","教育"的手段就是"剷除",但是被剷除的對象並不是他要教育的對象,獨裁者要教育的是其他人,教大家不要亂來,既然如此恐怖,消極者躲避或順從,積極者拍馬逢迎以期獲取權力與利益,立銅像就是一招高招,走狗們可以告訴獨裁者萬民是如何擁戴、人心是如何歸向,獨裁者一高興,自然隆恩如雨下、免死金牌亂亂發,於是,不是應不應該有銅像,而是正常人的腦袋根本不會到處去立同一個人的銅像的天經地義的事情被打破,"銅化"環境比綠化環境還重要,當然,假如弄成像大隈老公公般的臭臉就是找死,所以要把臉弄得和藹可親、不然就是騎馬英姿,校園、公園、馬路中間處處可見;獨裁者掛點以後,繼任者繼續獨裁、銅像也繼續出現;這個過程似曾相識,嘿,不用出國、不用唸書就知道了,因為台灣曾經被這樣統治過。
立銅像本來是件好事,但是沒辦法回歸到"人"的思考則是一件遺憾的事,就算偉大到永垂不朽,進步國家也沒人這樣做,更何況是在中國殺人如麻、已失民心被趕出來的下野軍頭,怎會到台灣變成民族救星?到台灣前即已下令屠殺、逃亡到台灣後更實施白色恐怖、抹殺台灣文化、斷絕國際交流、停擺台灣建設、用台灣人稅金養尊處優、家族成員大部分以美國為家,就已經很奇怪了,竟然在2007年的今天,還有一群無知台灣人擁護其獨裁暴政象徵,這是21世紀最大的笑話!
假如大隈老公公是個暴政獨裁者,早稲田大学根本就不會為他塑立銅像;面對偉大創校者,早稲田大学也不會有人一天到晚對大隈老公公歌功頌德;因此道理很簡單,不應該幫"暴政獨裁者"立銅像,已經立了的,時代變遷,自然應該取下,別說是你們的東西而應該由你們師生決定,很抱歉,師大卻是我們人民的資產,即使師大全體師生決定留下銅像膜拜殺人王,台灣人民還是有權利把它撤下。
紀念偉大的人都不可能到處、隨時紀念了,何況這塊土地上,還有那麼多曾經被迫害的人及其後代?反對撤掉銅像或"大中至正"的人啊,即使蔣介石有恩於你們或功大於過,但你們可曾想過被害人的立場?
搞不清楚什麼是銅像就說不要撤銅像的師大小朋友,這樣懂了嗎?
相關閱讀:

18 則留言:

  1. 記得曾經在某處看到一件事
    是說老蔣的某個騎馬像
    似乎本來是日本時代某任總督的像
    後來被移花接木
    現在找不到來源
    不曉得有沒有人考證此事

    回覆刪除
  2. > 搞不清楚什麼是銅像就說不要撤銅像的師大小朋友,這樣懂了嗎?

    迷辦法,洗腦洗很大
    這幾年因為媒體的操作,20多歲上下的這一代
    被洗腦的現象比我們當年還嚴重.....

    回覆刪除
  3. 這篇寫的真好,就是要這樣理直氣壯。

    回覆刪除
  4. >回歸到"人"的思考

    回覆刪除
  5. 鉑兄:
    對不起,剛剛誤操作,漏掉了這句:

    這是整個銅像問題的核心!

    回覆刪除
  6. 當年雖非版主 貴母校e校友,卻也多次應某運動雜誌記者之邀,赴貴校接受訪談呢!
    雖同屬東京六大大學,校園內也同樣立有創校者的銅像,但當時首度迎向大隈像時,竟然有股電流傳身之感呢!或許,過往讀了太多的史實、軼事之故吧!
    回歸正題,版主文中論點確實中肯,正是在下目前心情寫照也。
    近日來,眼底所呈現的,盡是那些迂腐的醬缸臭氣與習性,心靈底蛮懷念高田馬場や早稲田界隈(チンチン電車三ノ輪線)、神樂坂、外堀等的四季風情呢!

    回覆刪除
  7. 那些學生很可笑
    喊不要政治力介入....
    如果當初不是政治力或獨裁介入
    那蔣中正為何會長在校園內?
    如果該校級學生還堅持保留
    我想沒救了

    回覆刪除
  8. oahanchi大大:
    蔣銅像上萬座,您提到這個倒是很有意思,但不知如何考證?

    alann兄:
    是阿!中國人的毒真的不是普通的毒!

    Tiat兄:
    能得到您的稱讚,快樂的彷彿拆掉大中至正!

    Tenky:
    是阿!銅像的用途以前被惡搞了!

    慕容兄:
    把"魔"當作"神",就不是"人"的心態啊!"人"的思考是不會崇拜殺戮跟獨裁的!所以我納悶不已~~

    旅人先輩:
    我也很懷念那裡的天氣跟風氣!

    小樹:
    那些人以後有可能成為老師ㄟ!驚!驚!驚!

    回覆刪除
  9. 鯨魚網站刊登
    http://www.hi-on.org.tw/bulletins.jsp?b_ID=74697

    回覆刪除
  10. 一個功能是塑造老師的大學校園
    正門口進來就放個獨夫銅像供人抬頭景仰
    光是這種荒謬的情況,銅像就該撤除
    不然國家乾脆停止補助這間學校
    師資培育就讓所有大學來做就好了

    回覆刪除
  11. 黑手黨兄:
    我認為"權利"、"平等"、"管理"都不懂的這些人沒有資格當老師

    回覆刪除
  12. 「老蔣的某個騎馬像似乎本來是日本時代某任總督的像後來被移花接木」的講法應該是以訛傳訛。

    那個年代,什麼都省著用,但「對蔣總統們的崇敬」可不會小氣的。報公帳也都一定會准,錢不夠找扶輪社、獅子會、全體教職員工(例:台師大)寄付,沒人敢說不。

    我想應該是「打掉某個日本總督像,保留原基座,重做蔣像」(一個好的雕像,基座及週邊也是要好好設計花大錢的)。不太可能只是把頭切下來,換蔣的頭上去。

    不可否認,蔣臭頭的雕像裡,還是有藝術品的,但只是少數;台灣雕塑巨匠蒲添生作的就不錯(甚至有學者研究,台灣有歸拖拉庫的蔣雕像是抄蒲添生的)。

    蒲先生的作品倒是可以留下來,但不必在原位置了,送還蒲氏家族,給他們去決定,或者拍賣,一定有蔣氏屠夫同路人要買回去供奉在私宅私有地也很好(台灣要清除的是在公有土地的蔣像,私有地放蔣像是他家的自由)。

    又:台師大那個蔣像作者,不算大師啦。

    蒲添生是有一個蔣介石騎馬的作品,在高雄某個很大圓環的中心,印象中好像是利用某次圓環大改造,移走了。

    回覆刪除
  13. 其實「銅像文化」不是壞事,銅像也可以是很好的公共藝術品,可以讓成長於此環境的人,了解造形之美。

    好的銅像文化,是樹立對這個地方有貢獻的名人的銅像,這所學校的創校校長,有成就校友,大師級教授、曾經捐地蓋學校的人等等。其實台灣可以用這個機會,建立正確的銅像文化。

    台灣的銅像不怕多,只怕全是同一組人的銅像,只怕樹立了壞人的銅像。

    李梅樹紀念館館長李景光先生,跟我參觀台南下營顏水龍雕像,這就是有教育意義的雕像,李先生也很羨慕這村子的村民能有這種福氣:

    http://slyen.org/forum/viewtopic.php?p=1055#1055

    看,環境不錯,雕像背後細葉竹子是特別選的(配合顏氏是台灣工藝之父),顏水龍雕像做得很親切,是蒲添生大師公子蒲浩明教授作品。蒲浩明是陳澄波的外孫。

    回覆刪除
  14. >>其實「銅像文化」不是壞事,銅像也可以是很好的公共藝術品,可以讓成長於此環境的人,了解造形之美。
    >>其實台灣可以用這個機會,建立正確的銅像文化。

    贊成贊成!

    凱劭兄的導覽想必妙語如珠,生動有趣.
    希望我去台南的時候凱劭兄不要閃,好好幫我上上課!

    回覆刪除
  15. 初代大礼服的大隈像は、製作者小倉惣次郎、鋳造者鈴木長吉、1907大学創立25周年記念時建立的,現在放置在大隈講堂北側回廊。

    請問你的坐姿銅像是初代大礼服的大隈像嗎???

    回覆刪除
  16. 林先輩:
    我文中那張照片取自日文維基,画像:Shigenobu Okuma 5.jpg
    未註明出處,不好意思

    回覆刪除